Lighting information工业资讯
防爆灯资讯 新能源资讯 核工业资讯 防爆灯厂家活动

为什么要选择led防爆灯

TIME:2019-07-19   click: 835 次
Why choose led explosion-proof light
      各个场所在选用灯时一定要把防爆危险区域与非防安全区域分别开来,一旦把一盏普通的灯具使用在防爆危险场所,所使用的后果会不堪设想,因为大部分区域为1区甚至0区,对灯具防爆性能要求极为严格,大多要求隔爆型以上防爆等级。大多为室外区域。要求灯具具有良好的防水防腐性能,同时很多区域为几米乃至上百米的高空区域,高温高压,灯具维修极为困难,危险,灯具有着免维护功能。 
化工厂的led防爆灯:
化工厂的led防爆灯
      目前企业采用的主流灯具为配置抵压自镇流汞灯的防爆灯或者配置日光灯的增安型的防爆日光灯,存在:防爆等级低,防水性能差,维护工作量大,光源效率低等缺点,尤其是光源寿命短,安全性差,更换频繁,维护量大,高空作业多。时有触电,高空坠落事故发生,是生产企业电气行业的重大安全隐患。 
为什么要选择led防爆灯。 
LED防爆灯具总体来说归为以下几条优点。 
1、安全性能:已符合国家权威机构防爆标准,完全按照国家防爆标准生产。具有极佳的防爆、抗静电性能。可在各种易燃易爆场所安全工作。 
2、节能性能:LED光源,能耗低、光效高、耗电量仅为相同光通量白炽灯的20%.突破了传统钨丝发光效率低缺陷,具有节能高效特点。 
3、环保性能:白光LED光线柔和、无眩光、不引起作业人员眼睛视觉疲劳。良好的电磁兼容不会对电源造成污染。 
4、工作性能:外壳透明件采用高硬度钢化玻璃,透光率高,抗冲击性能好,能使灯具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下正常工作。 
5、使用方便:独特的LDO驱动电路,保证LED模组5万小时工作寿命。人性化的产品设计,客户可按不同的照明场所选择相适应的工作电压。根据需要可选择吸顶式、壁挂式、马路灯杆式电缆间接引入式等多种安装方式。 
我们应该注重系统的构建
     1979 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三里岛核电站,发生了一次严重的反应堆融毁事故。事故没有造成直接或者间接的人员伤亡,但是光是清理费用就超过了 10 亿美元。
当时美国政府请了一位叫查尔斯·佩罗(Charles Perrow)的社会学家帮着分析事故原因。佩罗的研究,从此改变了人们对大事故的看法 。
跟一般公众的观点相反,核电站,其实是一种非常不容易出毛病的东西。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是完全没经验的设计,才出了那么大的灾难。
三里岛核电站是老式的设计,安全性能跟今天的新型核电站不能比,但就是这样,它也没那么容易出问题。
佩罗发现,三里岛事故,是由三个原因同时起作用导致的 ——
    第一,反应堆有个给水系统,正常情况下应该供水,但是出现故障没用供水。本来这个可能性在设计方案中就考虑到了,还有两个备用系统可以自动供水 —— 但不巧的是,备用系统在之前维护的时候被关闭了,没有按规定打开。
    第二,因为没有水,反应堆温度就上升,这时候有个泄压阀就自动开启降低温度。等到温度降下来,按理说泄压阀应该自动关闭,可是因为故障它没有关上,于是导致反应堆的冷却剂往外流。
    第三,如果工作人员能正确判断发生了什么,也能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可是工作人员看到的指示灯显示泄压阀已经关闭了。这是因为指示灯的设计是显示是否已经“命令 ”泄压阀关闭,而不是显示泄压阀的真实状态。工作人员被误导了。这三件事只要有一件不发生,大事故就不会发生。
英文中有个词叫“完美风暴(perfect storm)”,意思是几个因素恰好一起发生了,导致一个剧烈的后果 —— 三里岛核事故,就是一场完美风暴。
那请问,这个事故里谁是蝴蝶呢?应该指责谁呢?
人们本能反应是指责当时负责操作的工作人员,可是三件事是在 13 秒内发生的!工作人员根本来不及反应!
佩罗说,我们真正应该指责的是系统。
从三里岛事故出发,佩罗总结,现代几乎所有重大事故 —— 包括飞机坠毁、化工厂爆炸等等 —— 都有两个共同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复杂”。
     中文的“复杂”对应到英文有两个词,一个是 complex,一个是 complicated。后者的意思差不多是“很麻烦、不容易理解”,而前者的意思是系统的各个部分互相关联,不是简单的连接。我们说的这个复杂是 complex。
以前我们专栏说过“系统思维”,我们知道系统里有正反馈和负反馈回路。
    正反馈回路会让系统不稳定,负反馈回路会让系统回归稳定。核电站这种系统实在太复杂了,其中有各种反馈回路,有些部分之间的关联还是隐藏的,可能设计者都想不到。那么如果有一个正反馈关联回路是你没想到的,在事故中开启了,就会很麻烦。
    第二个特征是“紧致耦合(tight coupling)”。所谓紧致耦合,就是这个系统缺少缓冲地带,错一点都不行,没有余闲。
出现这个情况往往是系统过于追求效率,搞得什么东西都一环套一环可丁可卯,结果错一步就导致后面全错。
比如大桥就是一个不复杂、耦合也不紧的系统。哪个桥墩有问题,不至于马上波及别的桥墩,大桥对付着还能用上一段时间。
道路交通也不复杂,但是耦合比较紧,一条路上任何一个地方出事故,整条路都得堵车。
大学系统很复杂,但是耦合不紧,教授们就算搞搞政治斗争也翻不了天。
可是像核电站和化工厂这种东西,如果又复杂耦合又紧,那就容易出大事故。
当人们强调“安全”的时候,总爱说什么要狠抓“安全意识”,什么“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什么“警钟长鸣”。可是安全意识有用吗?
安全意识关注的是蝴蝶。
如果飓风真的是由蝴蝶引起的,那你就应该好好教育蝴蝶们,不要随便震动翅膀。
如果事故真的是因为工作人员疏忽,那你就应该给员工天天讲。
其实“天天讲”是个不好的教育方法,重复的信息会被人脑自动忽略。
如果一个烟雾报警器有事儿没事儿动不动就叫,你会直接关掉它了事。
更重要的是,真正的大事故不是蝴蝶引起的。
我们需要的不是安全意识,而是安全系统。

热点推荐